全部
  • 默认栏目
  • (219)

2 数据库的未来在云端

文|李北辰数据库“登上云端”的未来,从未如今天这般明显。作为企业IT系统的重要一环,数据库系统已悄然走过半个世纪历史。而如你所知,尽管云数据库最近十年才姗姗来迟,却已凭迅猛之势,让年迈的传统数据库日渐伤逝。数据显示,目前云数据库已为数据库市场的增收贡献一半以上份额。两者此消彼长的速度,业内早已有目共睹。譬如,更像是王者交替的时代脚注:传统数据库巨头Oracle从去年开始在全球范围裁撤研发部门,而其在北美的大...

  • 188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2019.07.11 10:09

2 折叠屏手机,出道即巅峰?

文|李北辰现在想来,用“出道即巅峰”形容去年底惊艳亮相的折叠屏,或许是个令人尴尬的事实。几天前,三星移动业务负责人高东真向媒体坦言:“我在没有完全准备好的情况下就匆匆推出Galaxy Fold,现在的情况很尴尬。”众所周知,在即将正式发布前的媒体评测阶段,三星Galaxy Fold被曝出不少破绽,比如屏幕表面的保护膜被揭下后导致屏幕中央折痕明显,此外还有铰链等问题,原定4月26日全球上市的三星Galaxy Fold,至今已难产2个月有余。...

  • 528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2019.07.06 11:19

2 小度给出了智能音箱产品矩阵最优解

文|李北辰时至今日,已很少有人怀疑,从2014年亚马逊推出Echo算起,智能音箱已逐渐成为“后手机时代”第一个真正被大众接受的智能硬件产品,也是最近两年消费电子市场难得的爆品。调查机构Strategy Analytics统计显示,2018年全球一共卖出8620万台智能音箱,今年这一数字或将攀升至1.4亿台。而具体到更波澜壮阔的中国市场,Canalys的报告显示:今年第一季度中国市场智能音箱出货量全球占比51%,首次超过美国,成为全球最大智能音箱市...

  • 363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2019.07.03 18:12

2 为什么说,小程序是产业互联网的“大趋势”?

狂欢过后,一切趋于平静。2019年618,在喧嚣中结束。年复一年,作为中国网民的年中消费盛宴,刚刚过去的618,再次释放出国人狂热的购物欲望。有媒体测算,整个零售电商行业的618成交总额或到4000亿元。避开平台与品牌之间的各种暗流汹涌不谈,另一项中立数据,或许更能勾勒出大众对618的厚爱,国家邮政局监测数据显示:6月1日—18日,618年中旺季全行业共揽收快件31.9亿件,同比增长26.6%;最高日处理量超过2.43亿件,同比增长54.8%...

  • 452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2019.06.26 15:07

2 为什么说,2019下半年我们应对手机市场“谨慎乐观”?

去年底,业内普遍分析,2019年全球手机市场将面对巨大的不确定性:一方面,需求逐步饱和,同质化严重等问题,依旧横亘在几乎所有厂商面前;另一方面,折叠屏和5G等新技术变量的出现,将会为全球手机市场带去更广袤的博弈空间。如今2019悄然过半,许多权威分析机构的报告渐次出炉,它们也许能在一定范围内拨开浓雾,拼凑出一张全球智能手机行业的宏观图谱,你会发现,这里既有新秩序的勇猛逆袭,亦有旧秩序的固若金汤。为什么说,20...

  • 557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2019.06.25 09:10

2 罗永浩:锤子的铠甲与软肋?

锤子科技在走“下坡路”,但与之相关的新闻却仍能成为大众谈资。最近《人物》杂志一篇《罗永浩 锤下那个理想主义者》的文章,用很大篇幅大致勾勒出“理想泯灭”的种种细节,尽管很多细节并不被罗永浩接受,但就像老罗“已经习惯”了关于他的失实部分,外界也已经习惯聆听这些所谓“理想破碎的声音”。 相比锤子危机这两年自媒体对旧素材的剪影与故意释放的恶意,这篇文章采访扎实,表达克制,满怀善意。但作为局外人,我们无法判断它在多大...

  • 7538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2019.06.20 12:18

2 Facebook和Google们可以从“赤兔”上学到什么?

前段时间,亚马逊个人零售电商业务“退出”中国的消息,又牵出一个老生常谈的问题:从最早的雅虎,eBay,MSN,到后来的Uber和亚马逊,为什么面对中国市场,气宇轩昂的海外互联网巨头总在重演同一个剧本:“我来了,我看见了,我走了”。关于他们在中国的落魄,解释角度有很多,文化的,历史的,制度的,经济的,政治的,都有,但最浅表的理由已成常识:海外互联网公司普遍更倾向于用同样的产品和服务,以“复制粘贴”的方式占领全球市场...

  • 5228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2019.06.05 09:01

当“万物皆显示”时代来临,中国的新型显示产业会受制于人吗?

我印象很深,几年前,凯文·凯利在中国最火的时候,在许多场合都讲过同一个故事:一位朋友的女儿幼年时就习惯了在手机和iPad上指指点点,某天这位朋友将一张打印出来的照片放在桌上,女儿走上前去,数次尝试将它拉大,未遂,于是对父亲说:“爸爸,它坏了。”这个故事充满着隐喻。追溯媒介变迁史,人类与内容载体的关系,大概可被分为“言语之民”(文化更多来自口口相传),“书籍之民”(从古登堡发明活字印刷术算起),以及从今往后的“...

  • 8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2019.05.27 15:50

智能手机的世界,尚不存在“阶级固化”

我一直觉得,在对待手机的态度上,全体人类用户——不同的国家地区,性别年龄,审美取向,甚至社会阶级,其实没有太多不同。倘若不是媒体在刻意制造隔阂(比如年轻人最爱“性价比”,商务人士最爱“彰显身份”),大多数人之间没有太大的“差异化需求”,都无外乎关心三点:“好不好用”,“好不好看”,“够不够酷”。这并不难理解,在这个时代,手机早已脱离冰冷的工具属性,每个人都将它视作生命中最重要的外挂“器官”——既然是器官,无疑是越健...

  • 3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2019.05.24 14:42

2 2019年,OLED能否“救市”中国电视机行业?

进入2019年,中国电视机行业的颓势正在继续。大众一端或许很难察觉,在经历人口红利周期和政策刺激周期”后,中国电视机行业此刻正在迎来最艰难的“内升发展周期”,在这个残酷的周期里,几乎没有任何来自外部力量的扶持和刺激,一切增长都要仰仗产业链自己的努力。 但这并不容易,不同于此刻窗外回暖的天气,过去数年中国彩电行业频繁遇冷。最新数据显示:2019年第一季度,中国彩电零售量为1202万台,同比下降1.1%;零售额349亿元,...

  • 508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2019.05.22 19:0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