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于“领英关闭社交”的几点看法
2021-10-16 11:08:45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
文|李北辰

从此,你有你的,我有我的方向。

1,事情你可能已经知道了,按照官方叙述,领英中国将调整战略,于今年内发布一系列全新产品和服务,专注于提供“连接职业机会”的价值,不再涵盖用户原创内容的发布与互动功能。翻译一下就是,领英作为一个职业社交网站,在中国将没有社交功能,相当于把最硬气的部分自我阉割。

2,就像两片浩瀚大洋之间的一道潺潺细流,只有5000万用户人数的领英中国,几乎是中国与西方社交媒体唯一合规的连接渠道,领英大概是面向国内服务的社交媒体网站里,外籍用户最多的,中国用户里,英语最好的。

3,有趣的是,伴随着#微软将关闭领英中国服务#的不实消息被搬上热搜,“我竟然第一次听说领英”“领英是干什么的”“老子还没听说过就关闭了” 等微博评论甚嚣尘上。领英和微博,代表着两类用户群的相互睥睨,以及这种睥睨背后的阶层对立。

4,世界上有两个互联网,一个是互联网,一个是中国互联网。请注意,这句话不涉及任何价值判断,它只是在说,中国是个有“互联网主权”(发明这个词的人真是个天才)的国家,而幸或不幸,大部分国家没有这种主权,无法控制冲向本国的信息流。

5,在支持“互联网主权”的人看来,另一片大洋的信息,是一种威胁安全的洪水猛兽。因此就像“海关”之于实体商贸的重要性(否则只有殖民贸易和掠夺),海外互联网企业冲向本国的信息流,同样需要“先有好篱笆,后有好邻居”。譬如经济学者李子旸就认为:“现行(隔岸观火式)的国际互联网秩序不合理不公正且不可持续,网络想要继续发展,需要建立一套新的国际互联网秩序。”

6,反对者则认为,你不能将“信息”矮化为“商品”,获取信息同样是一种权利,人们有明辨信息的能力(许多人对此存疑)。只不过,这种“信息权”会与“互联网主权”产生不可调节的矛盾,类似彻底放任自由市场经济的优劣分析,这是个标准的两难问题,涉及“自由VS安全”,“个人VS群体”等人性最底层的价值判断,不可能有标准答案。

7,在华七年,步履维艰,领英中国社交阵地的失守,标志着海外最后一个在中国公开运营的主流社交媒体网络就此落幕,连接两片浩瀚大洋的这道潺潺细流就此枯竭,从此,在永不相逢的黑夜的海上,“你有你的,我有我的方向。”

作者:李北辰,独立撰稿人。同名微信公号:李北辰

 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