智能手机的世界,尚不存在“阶级固化”
2019-05-24 14:42:46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
我一直觉得,在对待手机的态度上,全体人类用户——不同的国家地区,性别年龄,审美取向,甚至社会阶级,其实没有太多不同。倘若不是媒体在刻意制造隔阂(比如年轻人最爱“性价比”,商务人士最爱“彰显身份”),大多数人之间没有太大的“差异化需求”,都无外乎关心三点:“好不好用”,“好不好看”,“够不够酷”。

这并不难理解,在这个时代,手机早已脱离冰冷的工具属性,每个人都将它视作生命中最重要的外挂“器官”——既然是器官,无疑是越健康越好,而关于“健康”,人类有着几乎普世的标准。

当然,如果非说人们对待手机的差别,那么就是:作为数字原住民,年轻人更热爱,也更倚赖这个“器官”,他们总盼望它能不断进化出新功能——这也是为什么数据显示:年龄与换机频率有很大相关性,随着手机样态的趋近成熟,近90%的80后使用一年以上才会换手机;85后这一数字为85%;而在更年轻的90后之中,一年之内换机一次甚至两次的人群占比明显高于其它年龄段。

但众所周知,当智能手机日趋复杂,它也就变成一门“妥协”的产物——尤其是那些强调“性价比”的机型,其实天平早已严重倾向“低价”而非“体验和功能”一端。

当然,这无可厚非,只是在部分理想主义者看来,如果手机厂商能在挥舞价格屠刀的同时,让年轻人用上更美好,“高端不妥协”的东西,无疑是一桩幸事。

我将它称之为“科技民主化”。

想起这个词,是因为作为“留学生”,realme最近发布了回归国内的处女作realme X,众所周知,realme并非简单地将印度市场的众多“爆款”平移至中国,而是带来同价位段(1499元起)“不匹配”的高配性能与体验,完成对国内市场的“越级攻击”。

而realme X发布至今,从目前舆论来看,无论是科技媒体还是首批用户,都对这种“科技民主化”的越级方式非常受用。

但问题是,倘若搁置在某种更宏大的意义上,这种越级究竟意味着什么?

1

回答这个问题前,先来摘抄几段颇具看点的媒体反馈。

譬如,国际媒体方面,The Verge给出了非常正面的评价:“realme X是年轻的realme目前性能最强劲,配置最全面的机型,同时依然在价格上极具杀伤力。realme X让谷歌最新推出的399美元的Pixel 3A,看起来并不是一个好选择。”

国内媒体这边,网易手机的评价较为公允:“作为进入国内市场的首款产品,realme X从产品设计以及体验上来看还是颇具诚意的,至少从最终公布的价格来看,还是会让友商们感到些压力”。

另一条更具有代表性的评论来自极客公园:“如果你的预算恰好落在了realme X的定价区间,同时对屏幕和拍照有比较高的要求,realme X是这个价位最值得购买的手机,可能没有之一。”

其实除了媒体的不吝褒奖,口碑同样在首批用户间传递,譬如在京东上,年轻人的具体评论不一而足,但核心直觉非常相似:“这个价格能买到这种手机,真是没想到。”

我猜许多人会起疑:让他们“没想到”的,究竟是“哪种”手机?

其实非常简单,从功能上,诚如科技媒体Android Pit所言:“realme X有着并不贵的价格,但是并没有放弃高端才有的功能配置:真全面屏,屏下指纹,快充和非常好的相机。”

比如屏幕是 realme X 第一个“越级”的地方。大多数同档手机都将异形全面屏方案视作首选,realme X则直接采取基本只用在中高端机上的升降式真全面屏,由于其机械结构有一定工艺难度和制造成本,你很难想象这种去年还属于在高端机身上“试水”的新技术,今年就被realme拽至1000-2000元价位的“泥潭”。

被“越级应用”的还有这块屏幕本身。realme X 采用一块和大多数国产3000元档机型同档次的三星的AMOLED面板,2340*1080 分辨率,康宁第五代大猩猩玻璃,430 尼特典型亮度。公允地讲,在1000-2000元档机型上,这块屏没有太多对手。

此外,受益于强大的供应链基础,realme X 用上了这代国产旗舰同款的最新汇顶光学指纹方案,DSP解锁加速引擎,且采用效果更佳的补偿式补光。如你所知,屏下指纹识别是当前2000元价位的罕见配置,就像爱范儿在评测文章中所言:“光电屏幕指纹识别虽然也不是今天才出现的新技术,但在2000 元以内的手机当中出现,就像10 万元的A 级车有着20 万B 级车的配置一样。”

而在拍照方面,realme X后置双摄中的主摄,是近来大热,高端机都爱用的IMX586,原本就定位为大底高解析力的CMOS,如今被“越级”至realme X 身上,让它在成像上完全有能力比肩更高价位的产品。

最后在工业设计方面,realme 请来设计大师深泽直人做特邀设计总监,也让realme X带来了更高级别的设计。你或许记得,几年前,1000元-2000元档的手机与旗舰机之间的颜值分野,还是云泥之别。

总之不难发现,realme X 几乎凭一己之力,将1000元-2000元档手机的整体品质,拽至一个全新的高度。这或许是因为,在realme眼中,年轻人对手机的判断与品位是非凡的——甚至在某种程度上是所有用户群中最高的。

所以一方面,他们不吝惜将最新的成熟技术越级应用,成为同价位手机的品质标王;另一方面,他们又拒绝“性价比”——你知道,在国内同价位的手机疆域,所谓超高“性价比”,基本等同于对年轻人的婉拒:“对不起,你暂时无法享有人类最新技术”。

2

其实关于realme X,我很赞同知乎网友Deadpool的一段话:“有人愿意追求极致性能而放弃颜值,有人愿意追求颜值而妥协性能,相信也有不少人像我一样追求性能与颜值兼备的不妥协,这便是realme对我们的意义。”

这段话还有另一个言简意赅的版本,它来自Forbes:“对于绝大多数消费者来说,realme X已经足够好了。”

依我之见,这种“如果可以的话,我希望全要”的态度,颇为难能可贵。

如你所知,无论来自文化,制度还是观念,这个世界里充满了各种“等级规则”,尤其是在一个将“阶级固化”挂在嘴边的舆论环境中,社会资源对年轻人其实并不友善,这些“等级规则”也在潜移默化中,桎梏着整个社会的资源分配,以及每个人的未来走向,所以在不少乌托邦学者对人类未来的想象中,最美好的社会,应该趋向“社会资源谁用得好就归谁。”

当然,这种分配方式属于空想家的美丽幻梦,永远不可能彻底实现,但并不妨碍我们用“科技向上”的力量,向它迈进一步。譬如在一些人看来,在“人与机器共同进化”的时代,最懂得与机器相处之道的年轻人,其实应该“配得上”更好的智能手机——尤其是中国的年轻人,作为这个世界上最将个人奋斗视作人生基座的群体,他们不安现状,拥有强大的内驱力,随时等待更好的机遇,他们也理应通过更好的技术工具,了解世界,联系彼此,充实自己,打开一扇扇通向未来的大门,而非被囚禁在自己当前经济能力的一把把枷锁中。

而某种意义上,这亦是realme希望做的,就像科技媒体Digital Trends所言:“物美价廉的realme X,可以说是打破规则的存在”,realme希望通过智能手机——这一人类发展至今最高效的计算平台,为年轻人提供更能兑现天赋的发展平台。

而将视角从用户切换到品牌,通过产品的“科技向上”,亦能反应品牌的“科技向善”。

不久之前,马化腾首次公开谈到了腾讯的新愿景和使命:科技向善。这意味着,经过二十年的野蛮生长,科技公司的伦理观已经从“技术无罪”,“技术中立”,慢慢过渡到更具担当的“科技向善”。他们开始相信,一项技术,确实如菜刀一般,可以有不同的用途,但总有一些用途是当初创造它时的真正期许。

而这种“科技向善”的期许,亦为realme所看重。商业非慈善,但某种意义上,卡着自身能力范畴的上限,将最新技术,以最低价格,呈现在年轻人面前,本就是一种向善的责任体现,因为它可以让更多年轻人,更“公平”地共享人类科技进步的最新进展——而非不由分说地,不假思索地,向年轻人揭露这个社会的残酷真相:“对不起,等你有钱了再来买吧。”

嗯,面对种种“等级规则”,至少有些人努力过,或者正在努力。而你一定要记住,就像万物进化始于某个基因的“不按常理出牌”,人类社会的发展永远是以“不循规蹈矩,寻求越级”为基础,大到一个群体,小到一款手机,只有超越常理出牌的越级,才能引发进步和创新。realme做到了,用“越级”成为锻造万物进化的驱动力。

在我眼里,这才是“科技民主化”的真谛。

作者:李北辰,独立撰稿人,国内数十家媒体专栏作家,曾供职《南都周刊》《华夏时报》《财经》等媒体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